您当前的位置:
萧红数字展馆 > 萧红研究 > 动态新闻

首届萧红文学奖颁奖词

萧红数字展馆  时间:2013-01-14 16:05:22   【打印本稿】【关闭】
     萧红故居纪念馆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县呼兰镇建设街文化路29号。纪念馆成立于1986年6月11日(端阳节萧红75诞辰之时...
     萧红故居,坐落于哈尔滨市呼兰县城南二道街204号,始建于1908年。萧红故居占地面积3500平方米,萧红故居是中国三十年代...

    《我的丁一之旅》

    《我的丁一之旅》直接叩问生命的意义和自我的灵魂。小说从“爱”切入,追问爱情、友爱、伦理、选择、真相、尊严以及自由的极限等存在事相。

    史铁生始终不懈地探索小说形式创新的可能性,他的故事,就是他的生命本身,就是生命能握住的那些时刻和事相。他并不畏惧小说的艰涩或玄虚,他要用思想穿过生活的现场。其叙述如同无望的祈祷之诗,体现出史铁生独有的深远、博大气质。《我的丁一之旅》在形式上显出无边的自由,倔强地与各种经典文本对话,其睿智、深刻和独到,令人神往。史铁生的创作为中国当代文学留下了一份独特而宝贵的财富。

    萧红小说奖  中篇小说

    《赶马的老三》

    在韩少功的笔下,乡村从来都不是一道晾在山坡上供人赏乐的风景,从来都不是城市化进程中令人怀旧的风俗志,它有着自己特殊的文化传统、价值伦理以及充满韧性的生存智慧。

    《赶马的老三》所描绘的那个乡村社会,正在经历着现代文明进程的渗透和规训,同时也具有当下中国基层社会的一般特征。但重要的是,这个正在被围困的乡村,仍有力量对现代社会的发展进程提出质疑,仍然在发出自己哪怕是很微弱的声音,仍然在艰难地维护自己的生存理念。

    从这个意义上说,作者所采取的喜剧化的叙事策略是耐人寻味的。作者对感伤和挽歌的拒绝,意在通过“老三”这个小人物提出大问题。它不仅是老三们的问题,也是我们的问题。

萧红小说奖  短篇小说
    《白狼镇》
    阿成将“白狼镇”曾经的“大历史”,处理成“小故事”,在现实场景中穿插若隐若现的历史,重新诠释了战争与人性,短小的篇幅因此具有了超越时空的审美价值。在“牧人酒馆”与“白狼镇”之间,蒙古族英俊青年格斯尔和来自日本的瘦小老人德田跃马草原,在路上的对话、讲述、观望和内心活动,既隐含了历史的张力,又呈现了尘埃落定之后的大度。阿成一如既往地从容、恬淡,他长于风俗描写的特点在《白狼镇》中再一次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

    萧红女性文学奖  长篇小说

    《启蒙时代》
    《启蒙时代》通过一群青春少年在文革前期的活动,揭示被称为“老三届”的一代人精神成长的秘密。《启蒙时代》集中了王安忆永难忘却的青春记忆和成长经验,但惟其贴近自身而写作难度更大。在王安忆的笔下,那个时代并非只是狂热、惨烈和迷信,它呈现着多样的思想冲突和精神气质。《启蒙时代》是一部逆流而行的作品,也是一部精神突围的作品。人们一直以为,女性作家的长处只在于细腻和柔软,但王安忆却写出了一部以思想和思辨为主的作品;这既超出了人们的估计,也超出了作者的所能。青春的激情,独立的思考,冒险的精神,决定了《启蒙时代》不可低估的精神品质。

    萧红女性文学奖  中篇小说
    《逍遥津》
    《逍遥津》以日本占领下的北京为背景,描述了七舅爷和钮青雨这对没落的旗人贵族父子的故事,细腻地刻画出人物逍遥、自在的贵族习气下蕴藏着的豪放的民族气节,在对人物的传神描写中表现出一种优雅的文化乡愁和宏大的精神气质。《逍遥津》叙述典雅平和,语言精雕细琢,文化意蕴饱满,与老舍先生纯正的京味小说遥相呼应,开拓了京味小说新的表现空间。叶广芩以家族文化为题材的系列小说向人们证明了,追求文化的典雅性是提升小说品格的重要方式。

    萧红女性文学奖 短篇小说

    《消失在布达拉宫的一头鹰》
    叶弥的短篇小说《消失在布达拉宫的一头鹰》,以其平静而简练的笔法,描述了一个简单而富有情节张力的故事。它并非要从和尚智修一语成谶的偶然故事背后开掘出一个发人深省的哲理,而是着意于烘托蒋百年这个人物坚韧执着的性格特征——那头飞翔在布达拉宫上空的鹰——正是民族性格的凸显,是一种不轻易被人们察觉的品格,它只有在大难临头的时刻才能显现,并放射出不同寻常的光芒。

    萧红研究奖
    《萧红传》
    曾有一个时代,我们把萧红看得非常简单。她对命运的反抗也被题解得非常简单: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反抗。就是在那样一个时间节点上,一个美国人深入到萧红的故乡,继续其萧红研究。他已经深味过了萧红的作品,但他还是来到中国的呼兰——这片养成作家基本气质与感受力的土地上,来亲眼打量呼兰河如何奔向辽远,感受一条生命之河复杂的曲折与深沉的回旋。于是,我们得以看到一本杰出的作家评传,这就是葛浩文先生的《萧红传》。这部作品让我们看到,如何从人物命运本身出发研究作家与作品,而不是服从并迷信于某种先验性的观念。不止在那个特殊时代,直到今天,这样的研究方法,也是富于启示性的。

    《对着人类的愚昧》
    《对着人类的愚昧》以平实的文风探讨萧红作品中感人至深的女性文化境遇及其命运,指出萧红创作从女性的经验洞察历史,追问女性生存的价值与意义,并寻找民族精神健康力量的艺术追求。本文立于女性主义立场,归纳萧红作品中国经典的女性文化性格,并指出罪恶的社会制度与文化的历史震动,已深化到性格的内在分裂,四分五裂的中国女性的灵魂,无力对抗人类的愚昧,因而充满苦难。本文有力地发现并揭示了这个文化难题,揭示了萧红创造的女性表达方式与自由的不妥协精神,已成为今天女性文学的一种走向;而萧红自觉的文体探索,点化着汉语的生机与神韵,代表着新文学的一种传统。季红真为萧红的文学史地位和意义的重新界定,提供了合理而沉实的阐释。

    《从异乡到异乡》
    叶君的《从异乡到异乡——萧红传》将一个丰富人性的萧红、一个命运多舛的萧红、一个渴望真爱的萧红、一个向命运抗争的萧红、一个叛逆者的萧红立体地呈现于世,仿佛让已谢世60多年的萧红重新回到了东北大地——她的故乡,重新唤回了她的英魂、她的伟岸、她的儿女情长。《从异乡到异乡——萧红传》带给千千万万萧红崇拜者的不仅仅是她对于中国现代文学的丰功伟绩,更重要的是还原了一个原汁原味的真实的萧红,唤起了千千万万萧红崇拜者的不泯之情。这情是敬仰也是爱戴,是同情也是惋惜,更是梦魂萦绕的思念……

    2011-06-04 来源:大佳网

(编辑:吴丹丹  作者:  来源:萧红数字展馆)
  • · 三幕室内歌剧《萧红》明年在香港上演
  • · 我国首座萧红纪念馆在哈尔滨落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