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萧红数字展馆 > 萧红研究 > 动态新闻

独家揭秘萧红作品 情感四大最新发现

萧红数字展馆  时间:2013-01-14 16:28:44   【打印本稿】【关闭】
     萧红故居纪念馆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县呼兰镇建设街文化路29号。纪念馆成立于1986年6月11日(端阳节萧红75诞辰之时...
     萧红故居,坐落于哈尔滨市呼兰县城南二道街204号,始建于1908年。萧红故居占地面积3500平方米,萧红故居是中国三十年代...


 斥资约1500万元,历时1年建成的全国首个萧红纪念馆已免费向观众开放。

    近来随着萧红热的升温,关于萧红情感历程、作品以及作家本人的研究不断深入。近日,在萧红百年诞辰到来之际,来自黑大以及呼兰河萧红研究会的省市萧红研究专家向记者讲述了最新的研究成果。“《马伯乐》可与《围城》媲美。”省萧红研究会副会长、黑龙江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叶君对于萧红作品给出了这样的评价。前不久,省市萧红研究专家在西北发现萧红当年宣传抗日的多处场所,因此提出“抗日爱国作家才是对萧红的准确评价”。近来,围绕萧红的情感历程特别是“鲁迅与萧红关系暧昧”等说法又在网上蔓延,对此,叶君经过深入研究后提出了二者关系最新定位,“鲁迅之于萧红,是一个可怜的小女孩眼中的‘祖父与父亲’”,而当我们把萧红还原成为一个普通女性来看待时,我们也会更加体会她所遭遇的艰辛,更好地理解她的坚强与坚韧。

    作品新定位

    萧红的幽默和讽刺才能一直为研究者所忽视,而最新研究结论是:在20世纪40年代有两部非常出色的讽刺小说,那就是《马伯乐》和《围城》。

    《马伯乐》可与《围城》媲美

    叶君这样告诉记者:“萧红和钱钟书基于自己的生活经验,都以一种讽刺的笔调刻画出了战乱时期的‘高等乱民’的形象。之所以说是‘高等乱民’,因为他们是有文化的乱民,比起马伯乐来,方鸿渐是更高级的乱民。萧红和钱钟书各自写出了其笔下乱民形象的独特性。在这种意义上,我认为马伯乐的形象可以与方鸿渐相提并论”。

    叶君表示,很多人认为萧红在《马伯乐》中幽默和讽刺才能是她以前作品中“从未表现过”的。其实,在《马伯乐》之前的《生死场》和《呼兰河传》中,讽刺的笔墨亦比比皆是,《马伯乐》是一部迥异于萧红原有创作风格的杰作,显示出她那敏锐的洞察力和在艺术上不愿重复自己,锐意求新的精神,并且,在那个国破家亡的大时代里对国人的本性作出了属于自己的宏阔思考。如此冷峻的思考出自一个女性作者之手,实在太难得。

    在抗战背景下,萧红以马伯乐这个形象批判那些整天只有宏大的激愤,不能切实为抗战做点实事的男人们。以往,从事文学批评的多是男性,站在男性立场上,故而这部作品不被重视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情感新解析

    近来“鲁迅与萧红关系暧昧”的说法又开始流传,根据最新的研究成果专家认为,女儿与父亲或者女儿与祖父,才是对二者关系的最新最准确评价。

    批驳鲁迅与萧红暧昧说

    最近,在萧红与鲁迅的关系上,再掀波澜的是一位作者述及他当年探访萧军时获得的信息。

    其大意是,萧红与鲁迅关系本来很好,但自萧红去了日本后,便不再给鲁迅写信,这是不正常的,可以说明,她和鲁迅不是一般的关系。而且该作者认为,从萧军的口气也证明,萧红跟鲁迅的关系不一般。叶君告诉记者说,关于萧红为什么不给鲁迅写信,萧军在一本书中有明确的陈述,萧红、鲁迅之间不通信是出于二萧爱护病中鲁迅的决定。还有,说话有具体的语境,萧军说话时到底是怎样的神情与语气?这些都值得探究。

    在萧红短促而悲剧的一生中,祖父和鲁迅是其情感世界里最为重要的男人,纵观萧红一生,幼年和祖父在一起,还有成年后与鲁迅的交往,是少有的两段幸福时光。萧红对鲁迅所存有的这份“类亲情”的情感,在周围朋友的叙述里,有非常清晰的表述。因与父亲存有价值立场的冲突,所以,在萧红精神的世界,萧红对精神之“父”的寻找,自然止于鲁迅。所以说,鲁迅之于萧红,具有比拟祖父的亲情和代偿“父”的缺失的双重意义。

    萧红新评价

    省市萧红研究专家重走萧红路,发现萧红当年参加抗战的诸多实证,萧红抵抗“父权”、“夫权”乃至“强权”,所以“一个杰出的抗日爱国女作家”才是对她最中肯的评价。

    西北现萧红抗日实证

    前不久,呼兰河萧红研究会会员白执君重走萧红路,获得重大发现。1938年1月,萧红应邀同萧军、端木蕻良等人一起到临汾任教,在此初识丁玲,在接受进步思想的同时,担任教师宣传抗日。白执君此次出行找到了民族革命大学(简称为民大)的学校原址。此后,萧红随同丁玲的战地服务团撤离临汾向西安进发途中,萧红等人共同创作了一部宣传抗日救亡的话剧,取名《突击》,演出在西安获得成功。在本次探访中白执君找到了当年的演出剧院。

    1939年5月,萧红搬到重庆北碚黄桷树镇,住在复旦大学(抗日期间,复旦大学曾迁往重庆)的苗圃,辅导青年学生开展文艺创作。白执君说,对于萧红的病因一直没有确切的结论。而在本次探访中,白执君了解到,当时在重庆,肺病、肠炎等流行病高发,复旦大学也有师生因此染病早逝。白执君说,萧红当时住在学生宿舍附近,每天接触学生,很可能就此染上肺结核,最终病逝于香港。

    叶君说,这些新的发现说明,从临汾开始,萧红已不再是一个流亡青年,而是与众多热血青年一起亲身融入了抗日的洪流当中。所以,“一个杰出的抗日爱国女作家”才是对她最中肯的评价。

    谜团新破解

    萧红第一位男友汪恩甲,一直背负着“恶人”的罪名,专家最新的研究结论很可能彻底推翻以往对汪恩甲的评价。

    汪恩甲恶名应被推翻

    汪恩甲是萧红第一任男友,在1932年5月,身怀六甲的萧红已是身形笨拙。困居旅馆半年多,老板开始向他们催逼债务。一天,汪恩甲出门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从此音讯杳无,人间蒸发。因而,多年来汪恩甲一直背负着“无耻”、“负心”的恶名。而经过最新的研究,呼兰河萧红研究会会员白铭波等人认为,关于汪恩甲的种种恶名应该被推翻。

    白铭波说,首先,纵观二者的交往过程可以发现,萧红对汪恩甲是有好感的,在哈尔滨读书期间,萧红还曾为之织毛衣。在遭遇困难时,萧红能向汪恩甲求助以及二人同居都说明,她对汪恩甲是有好感的。叶君说,一直以来,汪恩甲都被描写成有着种种恶习的纨绔子弟。但值得注意的是,萧红在一些自述文章中谈人说事直率、坦荡,可信度极高,但是,关于汪恩甲,在其著作、信件中却找不到只言片语,哪怕是影射的话亦不可见。所以关于汪恩甲的种种说法只能停留在揣测或者臆断的层面。

    白铭波等几位萧红研究者说,在没有拿到确凿的证据之前,关于汪恩甲诸多恶名应该被推翻。
 

    萧红原名张乃莹,笔名悄吟,她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杰出的女作家,被赞誉为“中国上世纪30年代的文学洛神”。香港《亚洲周刊》对20世纪整个100年的中文小说进行了评选,最后列出一个100强的排行榜。萧红的《呼兰河传》排在第9位。这个结果公布在2000年6月14日的《亚洲周刊》上。前8名分别是:鲁迅的《呐喊》、沈从文的《边城》、老舍的《骆驼祥子》、张爱玲的《传奇》、钱钟书的《围城》、茅盾的《子夜》、白先勇的《台北人》、巴金的《家》。

    鲁迅这样评价萧红:当今中国最有前途的女作家,很可能成为丁玲的后继者,而且她接替丁玲的时间,要比丁玲接替冰心的时间早得多。

    有研究者认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有文学价值的三部小说是:萧红的《呼兰河传》、师陀的《果园城记》、沈从文的《边城》。

    哈尔滨新闻网记者 耿新文/摄  2011年06月02日 07时55分


 

(编辑:吴丹丹  作者:  来源:萧红数字展馆)
  • · 新版《萧红全集》纪念萧红百年诞辰
  • · 许鞍华新片《黄金时代》汤唯萧红造型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