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萧红数字展馆 > 萧红研究 > 动态新闻

《萧红》后的宋佳:底气不是吹的

萧红数字展馆  时间:2013-10-24 13:44:55   【打印本稿】【关闭】
     萧红故居纪念馆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县呼兰镇建设街文化路29号。纪念馆成立于1986年6月11日(端阳节萧红75诞辰之时...
     萧红故居,坐落于哈尔滨市呼兰县城南二道街204号,始建于1908年。萧红故居占地面积3500平方米,萧红故居是中国三十年代...

  9月28日晚,第22届金鸡百花电影节暨第29届金鸡奖颁奖典礼在武汉举行,宋佳凭借在影片《萧红》中的表现,获得本届金鸡奖最佳女主角奖。

  哭,不停地感谢,打电话给亲人报喜……这些媒体预期的戏码,均未在宋佳身上上演。“我就是高兴啊,兴奋啊!下了台之后才发现我手机没电了。”再后来,宋佳发短信给《萧红》的导演霍建起,对方回复:“这是你应得的,萧红和上帝都在天上看着你呢。”

  一直以来,宋佳都毫不讳言自己对文艺片的热爱。近几年,这个一度自诩为深沉严肃的文艺女青年,慢慢打开了自己,连过去十分排斥的时装秀,她都会穿得美美地去露个脸。对比早前照片中的那个姑娘和当下镜子里的女人,她会庆幸自己没有长拧巴。稳当、坦然、安定、自在,这是宋佳形容目前自我状态时使用频率最高的几个词,她充分享受着戏红人不红的境界。

  虽然在领奖当天一袭白裙的宋佳令人惊艳,但是日常工作中她依旧是中性范儿十足。没有任何点缀的白衬衫、八分长黑裤、一次定型的皮拖鞋,装束简单至极。“你知道吗,那是我第一次穿抹胸裙在公众面前亮相,听人劝吃饱饭啊!之前我妈就嘱咐,你去金鸡穿什么啊,我说我穿西服裤子。我妈说:我求你了,千万别穿裤子,别把自己弄得跟个男的似的!但我还是喜欢舒服的,我的个性也是这样,穿裤子更方便工作。我不太适合穿那种绷着的衣服,连自己都觉得不舒服,怎么能让别人觉得美呢!”

  我不是热点人物,但不代表和“影后”不匹配

  新京报:你获奖后说的那番话,是事先准备的感言吗?

  宋佳:准备了,但准备的后来也没用上。每个提名的人都会准备嘛!念到我名字的时候我就有点懵,然后就特兴奋。我不是一个特别会说场面话漂亮话的人,尤其是面对台下23位老前辈评委,咱也别来虚的,就来点实实在在的呗。

  新京报:媒体都用“爆冷”这个词来形容你获奖。

  宋佳:我挺坦然的,我没觉得委屈。我之前没得奖的时候,我也没觉得比别人差。通常大家都觉得荣誉要给予关注度很高的人。我不是热点人物,但不代表我跟这个荣誉不匹配。我尊重23个专业评委的专业评判。

  倪萍老师说的话我很认同:得了奖的人,别觉得你比别人好多少;没得奖的人,也别觉得比别人差,得奖这东西也都有运气的成分在。我的心态很轻松:奖项固然重要,但没那么严重,这事不是一个欢乐的事,观众就是看热闹。就像我们在学校考试,老师给一个考核,考得好的同学给个红花,仅此而已。

  依然保持着内心的小清高,拒绝娱乐化

  新京报:今年3月《萧红》上映,但票房惨淡,这影响过你的心情吗?

  宋佳:我坦率地说,自从我和霍导(霍建起)上了这趟船后,我从未在他的谈话中流露出一丝对票房的期待,我和他是站在一块儿的。大家在一起做了一件靠谱的事。票房不能说跟我一点没关系,但搞创作的人,整天不聊创作不聊艺术,都在那说票房怎么弄,霍导不是那样的人,他也没那么商业,我一个演员更没有这样的想法,我演好我的戏就得了。

  新京报:从《好奇害死猫》到《萧红》,好像你的大部分作品都偏文艺。

  宋佳:艺术片在全世界都是小众的。对于一个演员来说,艺术片有更多的表现空间,赋予角色更多复杂性。商业片只是另一个不同的类型而已,角色好我也演。不是说我演艺术片我就排斥商业片。遇到合适的剧本和角色,我是不会区分商业片还是艺术片,合适是第一位的。

  新京报:你自认是文艺女青年吗?

  宋佳:以前是啊,这两年我成长了好多,打开了好多。原来我特深沉,老觉得自己是个深刻的文艺女青年,要严肃,太多事看不上。现在我依然保持着内心的小清高,依旧拒绝让自己娱乐化,这可能跟我受很深的传统教育影响有关,但还是比原来好多了。

  新京报: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让你打开了自己吗?

  宋佳:自己想通了呗。前不久我去米兰时装周看了一场秀,四十多岁的老模特一出场就把同场那些世界排名前几的年轻模特给毙了,穿的衣服都不重要了。人家传递的就是“时尚是种精神,是自信,是永远年轻。”作为演员,除了作品和角色,还是有很多机会表达自己的,传达一些好的、正能量的东西,这也挺棒的。

  不会因为得了影后,以后就只拍电影

  新京报:这几年你也在减产,是有意为之?

  宋佳:有意。以前岁数小,胆大,总觉得有使不完的劲儿,什么都能演,一天不干活都觉得难受。女孩都有这个阶段,特别慌,像个无头苍蝇似的不知道自己想干吗,稀里糊涂往前走。随着年龄增长,慢慢慢慢地就觉得,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没有人是无所不能的,演员也一样。

  我特别害怕有一天演戏的时候我很疲惫,那样我会很痛苦。我让自己的脚步慢一点,给自己更充分的准备,更充分地享受这一切。我看我以前的照片:真好,我一点都没长拧巴。我特别相信“相由心生”这四个字,以前我觉得自己长得纠纠巴巴的,这两年越看越顺,自己都觉得舒服,这说明我没活拧巴,这个状态是对的:越来越自由,越来越自在。

  新京报:影后的光环,会影响你接下来的工作吗?

  宋佳:有好多人问我:“你是影后了,以后就拍电影吧?”这些都是杂念。我是演员,这些年一步步走来,我自认为我是在干着一个演员该干的事。我心里坦坦然然的,从来都不会含糊,所以搁哪干我都有底气。我不会因为得了影后,以后就只拍电影,演员的职责就是演好戏,提供高品质的作品。

  新京报:戏红人不红?

  宋佳:对了!这就是我想要的境界。国外的演员都这样,有作品时人家出来,平常该过日子过日子,这不是常态吗?搁在国内反而就要天天争曝光率了。我深刻地知道,我从来没想过去当一个非常棒的女明星,我就想当一个踏踏实实的好演员,这些年路我走得特别稳当,稳当就有底气,底气这东西不是吹的。 

  ■ 感情故事

  张黎让我觉得这份工作特别体面、有尊严

  宋佳和导演张黎合作了《中国往事》《那样芬芳》等多部电视作品,最新的作品则是将于近期播出的电视剧版《金陵十三钗》——《四十九日·祭》,宋佳在其中饰演“玉墨”。而两人的情感关系,也时常被媒体关注。

  精神世界的追求对我而言最重要。我不想让我的人生像萧红那样,太累了。我还是希望简单、安静一点,不要那么凛冽和极致。我心目中理想爱情的境界就是像亲情,相依为命像亲人一般。

  与导演(指张黎)的这些年的合作,对我而言非常宝贵。是他让我觉得这份工作特别体面、特别有尊严。这个行业,很多时候大家都是自己不尊重自己。这是一个很严肃的事,而不是娱乐玩闹。他对创作视为生命,让我特别地敬佩。我会受到影响,我也觉得我要成为这样的人。

  《四十九日·祭》特别棒、特别伟大,我都佩服自己。我一直觉得,在我有生之年,参与一部关于南京大屠杀历史的作品,是特别光荣的事——我就是一个特别形而上的人。

 

(编辑:郑超  作者:  来源:新京报)
  • · 倪妮曝冯绍峰爱读书 尤喜萧红原著
  • · 汉学家谈萧红:她是用文字绘画的好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