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萧红数字展馆 > 红友堂

那个呼兰河畔的女子

萧红数字展馆  时间:2013-11-18 13:37:21   【打印本稿】【关闭】
     萧红故居纪念馆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县呼兰镇建设街文化路29号。纪念馆成立于1986年6月11日(端阳节萧红75诞辰之时...
     萧红故居,坐落于哈尔滨市呼兰县城南二道街204号,始建于1908年。萧红故居占地面积3500平方米,萧红故居是中国三十年代...

  蜷在沙发里,一眼未眨地看完了电影《萧红》,一部清新的文艺片。心,一阵阵地收紧,继而被莫名的东西揪得生疼。

  假如时光可以倒流,假设生命可以重来,真希望历经磨难的萧红能过上居家小女人的安稳日子,嫁给爱她的平凡男人,相夫教子,白头到老,远离疾病潦倒,远离情路坎坷。然而,她是萧红,民国四大才女之一的文坛洛神。

  31岁,正是女人最妩媚的年岁,成熟而独立,内敛又妖娆,含蓄且飞扬。香港,日本人的轰炸声密集不断,被迫从一个医院辗转至另一个医院,萧红走了。临终前,一行清泪滑出她那漂亮的眼眸。她气若游丝地嘟哝着:“那边青溪唱了,这边树叶绿了,姑娘啊,春天来了。”

  我知道,观众们都明白,她回家了。

  阳光明媚的呼兰河,黑土地那一望无垠的原野,满是花草攒动,河灯光影明灭……颠沛流离太久的萧红,终于重返日思夜盼的呼兰河。

  一匹黑色的骏马,驮着沉睡的萧红,奔驰于辽阔的雪地,身后,长长的车辙。哦,北国一片苍茫。这个呼兰河畔的女子所有的寂寞和抚慰源自写作,她写啊写,始终在寻找她的故乡,她的亲人,她的爱,她的家。

  影片结尾,萧红笑了,尽管有些凄凉。

  萧红,一个长不大的女孩子,一次次同居、怀孕,一次次被抛弃、背叛。也难怪,其文字那般愁苦而率真。只不过31年的光阴,饥饿、疾病、情殇却如影随形,从故土到异乡,正因太过悲怆,她的文字才力透纸背,尽显为苦难担当的豪放。

  萧红渴望像娜拉一样从封建束缚中闯出来,以期寻觅感情的归宿。遗憾的是,她想牢牢抓住途经自己心灵世界的男人,末了,仍然无枝可依。足见,爱情之于每个人,皆为奢侈品。

  萧红对鲁迅先生说,遇到萧军,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先生答曰:你俩好比两只刺猬,在一起,便会刺痛对方。

  萧军不仅正直仗义,还浪漫多情。他常言道,为什么我遇到的女人总是那么孤单,那么需要爱,而我的个性是不愿让人失望的。“让女人流泪,是男人的罪”,阳刚的萧军讲出了阳刚的话。祈盼专一的萧红绝望透顶,再也无力承受心爱的人一回回的背叛。

  “我就像他划过的一根火柴,转眼就成了灰烬,然后他当着我的面,划另一根火柴。”被传为佳话的两萧,从此相忘于江湖。

  至于后来她和端木蕻良、骆宾基等人的感情纠结,可以用“此情只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来形容。身为女人,萧红要的并不多,被疼爱,被理解,被专注,足矣。

  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不乏一批可圈可点的女性作家。丁玲强大,用文字实现了革命理想;冰心幸福,沉迷于童真的世界直至终老;林徽因自我,在人间四月天里明媚十足;张爱玲脱俗,降临红尘又乘风归去。那么萧红呢,越过艰难的春夏秋冬,踏上遥远的飘泊旅途,当身体和心灵无家可归,她的梦想,她的坚强,她的觉醒,着实令人佩服。在不足九年的创作生涯中,萧红为作品赋予了“不像小说胜似小说”的品质-诗意之美,仿佛旷野般开阔舒展,犹如河流般朴素自然。譬如《呼兰河传》《生死场》,她生动地呈现给了读者,不作掩饰,不作误导,留给人们去辨明,去品评,去体会。

  伊人萧红,值得我一辈子怀念。她一句“女性的天空是低的,羽翼是稀薄的,而身边的累赘又是笨重的”,让我揣摩了相当长的时间。

  身在凡尘,我要对天堂里的萧红说:回忆,只能怀念不能想念。另外,我还愿意请教她:你不停地追逐理想,不停地透支真情,回首来时路,错过的和收获的幸福,是否都不如拥抱的温度?

  呼兰河畔的女子萧红,流芳百年。

(编辑:郑超  作者:河南油田 张瑞秦  来源:中国石化新闻网)
  • · 初读萧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