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萧红数字展馆 > 萧红研究 > 动态新闻

李樯或萧红 永在梦中的黄金时代

萧红数字展馆  时间:2014-03-26 11:02:51   【打印本稿】【关闭】
     萧红故居纪念馆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县呼兰镇建设街文化路29号。纪念馆成立于1986年6月11日(端阳节萧红75诞辰之时...
     萧红故居,坐落于哈尔滨市呼兰县城南二道街204号,始建于1908年。萧红故居占地面积3500平方米,萧红故居是中国三十年代...

  以萧红为主人公的电影《黄金时代》今年上映,关乎其精神内核的讨论正在进行时。上周末,由电影《黄金时代》发起的“黄金沙龙”系列活动于深圳举行,在现场,电影人、企业家、媒体人和诗人齐聚一堂展开跨界对话。《黄金时代》的编剧李樯也在现场由电影谈到了人生,谈到了个人对“黄金时代”的隐约期许。

  跨界对话:明天会更好吗?

  无论明日如何,当下焦虑行走

  1

  座谈会由文化学者胡野秋主持,4位嘉宾围绕而坐——《黄金时代》的编剧李樯、腾讯企业方的嘉宾刘东明、媒体人杨瑞春以及诗人沈浩波。在提问之前胡野秋引用了梁漱溟父亲的一个问题:“明天会更好吗?”当时梁漱溟的回答是:“世界总会一天一天变得更好的。”梁父得到了儿子的答案后闭门三天留下遗书自尽。如果不是全然不再在意这个问题的答案的话那就是已经在自己心中有了答案。胡野秋借此提出了第一个问题:“当下是个什么时代?”

  与会嘉宾的答案不尽相同。

  编剧李樯惜字如金:“泥沙俱下,好坏纠缠不休。”答案玄妙而又诗意,仿佛是有着隐秘的震动让这个时代有些地动山摇催催欲倒之势。

  在李樯的引导下杨瑞春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像是对李樯的答案的进一步阐释:“当下的时代更多的是一种‘不确定性’,像是之前的马航失联,克里米亚独立。这些背后的东西都远远超出日常生活的触及范围,也没有人能给出准确真实的答案,所以‘不知明日’。”

  可能也正是杨瑞春这个“没有答案”的回答给了诗人沈浩波以灵感。沈浩波认为这是一个和平的时代:“也正是因为这是一个和平的时代,才给了我们空间让我们可以安详地坐在这里聊这些假大空的话题。不过虽然安详,但是也很焦虑。我们无法预测科技会怎样发展,雾霾会什么时候消失,越来越多的失业和更加急功近利的社会,当下是个焦虑的时代,这些个来自未来的危险让我们在安详的同时心灵更加动荡。”

相比较以上三人,军人出身的刘东明的答案很简单:“与朝鲜相比还是很好的。”

  针对以上嘉宾的回答,结合整个三月不安弥漫的气氛,胡野秋抛出了本次座谈的第二个问题。

  共同假想:何时才是“黄金时代”?

  物质丰饶与精神自由难以并存

  2

  究竟何谓“黄金时代”?编剧李樯觉得,对于电影女主角萧红而言,“1936年的萧红在日本做到衣食无忧就觉得是黄金时代”。但对于自己的黄金时代,李樯则表示,“可能是‘未到来的’和‘已逝去的’。我不知道我的黄金时代,只希望人生每个阶段都是很从容的状态,这就足够了。”

  杨瑞春则以李樯写的《立春》为例,认为就精神的状态、整个社会的表现来说,“现在的社会物质比较丰富,从而精神变得更加匮乏,而上世纪八十年代则是物质匮乏,精神却很积极。我觉得美国的六七十年代更加接近‘黄金时代’,人们有着对自由的向往这些更高层次的精神向往。”

  沈浩波则是引用了阿赫玛托娃的诗歌抒发自己的情感,对比了苏联的“白银时代”,沈浩波认为既然物质富足和精神富足无法兼得,那么还不如在一个物质富足的年代做一条追求和平的幸福的狗,他觉得人本就不该对所谓“黄金时代”抱有期待。

  这一观点也与刘东明的答案如出一辙:“现在的人们欲望更大了,无法满足,所以我觉得现在就是黄金时代,而且传媒也更加自由了。”

可能由于话题略显沉重,整个座谈会不知不觉走入了阴郁的氛围,随后胡野秋问到编剧李樯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看法,李樯觉得表示自己“很知足”,对未来也“并没抱有什么期待”,就如同他在上面回答的,只希望人生每个阶段都是很从容的状态就足够,泥沙俱下也好,不知明日也好,从容就足够了。

  特写

  艺术之于李樯 是甘愿的劳动

  李樯表示他的写作就像农民下地种粮食、工人上班是很日常的劳动生活,“从未想过以一个剧本会对别人有什么影响,只是希望自己成为一个甘于劳动的劳动者”。

  剧本或电影?

  在理解前提下共事

  对于剧本与电影之间的平衡与修改,李樯认为:“从个人角度来讲,我的工作是用最人情世故的方式,跟导演多做交流,尽量在精神深处和情感层面跟导演寻找共识的东西。”至于导演根据自己的剧本进行二次创作,李樯从一个正常编剧的角度考虑觉得自己完全能接受:“剧本不是写给自己的,是写给拍摄用的。我觉得剧本是蛹,蝴蝶是从剧本里变出来的,但是这是两种东西,要知道这个关系。”

  商业或艺术?

  多样性必须共存

  李樯认为电影叫座和票房并不矛盾,“我只是觉得中国电影的多样性不够,都一窝蜂地做某种类型。其实电影的构成应该像金字塔,基础的东西应该赚钱,用这些电影来养艺术品,极品的东西应该是小众的。很多人骂郭敬明的电影,其实用不着,他就是吸引比较低龄的观众群,没有什么错。如果多样性有了,赚钱的东西会赢,比较独立的探索创新的东西也会赢。”

(编辑:郑超  作者:李京蔚  来源:深圳晚报)
  • · 《她们的秘密》讲述女作家萧红的坎坷情路
  • · 萧红墓曾在香港遭严重破坏 1958年迁往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