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萧红数字展馆 > 萧红研究 > 研究成果

祭萧红——写在萧红逝世70周年

萧红数字展馆  时间:2014-04-25 10:15:57   【打印本稿】【关闭】
     萧红故居纪念馆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县呼兰镇建设街文化路29号。纪念馆成立于1986年6月11日(端阳节萧红75诞辰之时...
     萧红故居,坐落于哈尔滨市呼兰县城南二道街204号,始建于1908年。萧红故居占地面积3500平方米,萧红故居是中国三十年代...

  麦子一茬一茬地生长,秋天会到来,雪会降下来,而她却不在。

  她去了哪里?去了七十年之久,她的面容却如此清晰。

  她吸着烟,望向海的极远处,烟雾缭绕,海涛声声,模糊了她的形象。她沉醉在深沉的睡眠里,独自小酌,倾心倾听。她再不能触及她的语言。

  半生流离,病痛缠身,饱受贫穷、饥饿,受尽白眼、冷遇,是她这半生。

  她回忆,她寻找。那寂寞的家。后花园让她的世界充满色彩,老祖父陪她在园子里,蝴蝶纷飞,蚂蚱蹦跳,花朵兀自盛放,树叶在微风里荡。她一个人在园子里逛,自己寻着有趣的玩法。她留一丝温暖在这儿。

  她痛恨,她怜爱。无知无觉、愚昧的乡人:小团圆一次一次地被开水烫着,仍旧嘻嘻地微笑着。饱有顽强生命力的乡人:冯歪嘴子遇着什么样的磨难,都依旧在磨盘边劳作,听不见抱怨,看不见愤怒。在温婉与讽刺中,她看透人性的脆弱处,她终究还是惦念着他们。

  她笔下的女性毫无出路。身为女性,她切身的遭遇使她痛感于女性羽翼的稀薄:王阿嫂,穷苦中失去丈夫,怀着孩子在麦场劳作,死于麦场;月英,曾经很美,疾病、愚顽的“治疗法”把她变成了活着的鬼,凄厉的叫声刺透黑色的夜;金枝,孩子被丈夫摔死,她寄希望于城市,城市也没有什么文明,想到尼姑庵,那里却空了,她能去哪里?

  她内心深处总有一个孩子,或是给自己梳着毛蓬蓬小辫的小环,或是莲花池边看着日头升起又落下的小豆,或是那静静站着,一直站到黄昏以后的小玉。这孩子也常和老人依偎在一起。

  她朴素的语言常给人造成一种幻觉:柔弱,简单。我们注重情节,注重格式,注重思想,注重技巧,注重得太多,自此误以为明了了她。她自有一种思想,那不是某种论调下的思想。她自有一种态度,是向着人类的命运:人类永恒的孤独与寻觅,叩问生死。她自有一种语言表达的方式,温婉糅合着透彻,看似零散、飘散,却不失硬朗的风度。

  去一切拘谨的形式,她听从内心的声音。

  生命被赋予了使命,为此她用半生作好了准备,却不得不中途离去。

  或者,她以大地为居所,与我们同在。

(编辑:郑超  作者:赵玉菡  来源:黑龙江日报)
  • · 萧红逃离豪门闯荡江湖
  • · 想起了萧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