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萧红数字展馆 > 萧红研究 > 研究成果

萧红与萧军的乱世情缘

萧红数字展馆  时间:2014-05-27 10:09:35   【打印本稿】【关闭】
     萧红故居纪念馆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县呼兰镇建设街文化路29号。纪念馆成立于1986年6月11日(端阳节萧红75诞辰之时...
     萧红故居,坐落于哈尔滨市呼兰县城南二道街204号,始建于1908年。萧红故居占地面积3500平方米,萧红故居是中国三十年代...

 

  要有怎样的信仰,才能让一个女人饮尽苦难,追逐爱情?

  作者朱云乔以一部《黄金时代:萧红与萧军的乱世情缘》给了我们一个深刻的注解。她洋洋洒洒的文字,带着往事的余温,沾着民国的风情,为我们铺展开民国才女萧红的一段刻骨铭心的生命图腾。也许某些细枝末节在时光的摩挲中已泛黄失真,但褪去浮光后的生命悲欢却是那样真实通透,震撼人心。

  萧红是寂寞的,正如萧军所评价的“十里山花寂寞红”。人们前赴后继地挖掘民国才子佳人风花雪月的故事,却往往忽视了一个这个寂寞身影。而作者却以细腻的情感,以虔诚之心,去接近民国才女萧红的爱与人生。

  生命的打磨,让她历经饥饿荒寒,饮尽痛苦绝望,她痛苦地活着者,却透彻地爱着,她始终坚信爱的救赎。细腻的笔墨还原了她生命的本真,叛逆、倔强、坚强、单纯……

  在经尽苦难的洗礼后,她俨然又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成了一个时代青年男女的缩影。他们的追求与执着,他们的爱与梦想,都在书中一一浮现。

  作者以平静地方式,牵出一段传奇的故事。1911年的初夏,萧红来到了这个世界,在那平静的北国小城,她生于优裕的家庭。聪慧可人的孩子,本应该有一段温馨烂漫的年幼时光。可命运却没有上演我们熟悉的剧情。封建思想,盘踞在父母的思想里,她的出生,没有得到应有的欢喜,而是失望的叹息。冷漠的亲情,为她幼小的心理划上了无数伤口。还好,凄苦的童年里,有老祖父的陪伴和疼爱。后花园里的芬芳,成了她永不凋零的回忆。然而,残酷的时光,终是带走了慈祥的老祖父。萧红也开始了一生苦难的跋涉。

  面对封建包办婚姻,她奋起反抗,最终背井离乡,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所有生命中的美好一一离她远去,孤独、饥饿、寒冷……诸多磨难前赴后继地将她的生命紧锁。

  她深陷命运苦难的漩涡,却遇见了一生至爱萧军。当时的她,是一个受难的孕妇,当时的他,是一个落魄的青年。他为她闪光的灵魂而震颤,她被他卓越的文才吸引。他们的爱,在电光石火间迸发,照撤彼此的生命。他们一起饱尝饥饿,一起面对寒冷,一起在命运吹拂下颠沛流离。他们组成了“小小红军”投身时代的洪流。

  一段岁月的折磨,二萧迈向文学之路。鲁迅先生成了他们灵魂的指引。他们在那段苦难的岁月里,琴瑟和鸣。萧红出版了《生死场》,鲁迅先生为其作序,萧军出版了《八月的乡村》。他们的文学才华闪耀文坛。

  苦难锻造了她的文学的禀赋,她用灵魂,浇灌情感,用情感浇灌文学,《生死场》、《牛车上》、《呼兰河传》里汩汩流淌着她真实的情感……她的作品总是能够穿透繁华与喧嚣,让人笑出声去,又落下泪来。她的深情的笔墨,成了受难群众代言,诉着一个时代的悲欢。她被鲁迅称为“当今中国最有前途的女作家”。

  可命运却没有给这个才华横溢的女子特殊的恩宠与眷顾,她渴望一个温暖的小家庭,有爱人陪伴,过柴米油盐的简单日子,可就是这一个普通女人的幸福,她都未能实现。曾经照亮生命的爱情,也在命运的路上渐渐暗淡,他们之间的冲突,慢慢浮出水面。情感的背叛,思想的裂痕……美好的故事,化为泡影,一双爱侣,渐行渐远。她的离去,她的逃避,她的挽留,一切终是无济于事。要有多失望,才能与一个曾经深爱的人,说出分开。这对“受难者共同走尽患难的路程,都成了昨夜的梦,昨夜的明灯。”

  1942年,香港的浅水湾,萧红在香港积劳成疾,饱受痛苦折磨。弥留之际,挣扎着写下:“半生尽遭白眼冷遇,……身心死,不甘,不甘……”她以永恒的遗憾,完成了一生苦难的跋涉。

  一部《黄金时代:萧红与萧军的乱世情缘》让我们阅尽她这一生的苦难,那是饥饿的威胁、战争的恐怖、病痛的折磨,甚至亲情的离弃与爱情的失败。而苦难背后,却是一串串的心灵震撼。遍看文坛,有哪个作家如她这样凄凉,又如她这样勇敢呢?一个单薄的弱女子,就这样坚守着最初的信念,无论面对多少困难,她都没有放弃希望。她对于生的坚强,死的挣扎,成为她一生的信仰。

  作者以妙绝的文思写她的人生,写她命运,海北天南,喜怒哀乐,萧红脚步所到之处,便是妙笔生花之处。

  萧红的一生际遇无须任何品评,只要有一个心思细腻的人能懂得她真实的情感,这便是最好的尊重。有幸我的手中捧着这一本《黄金时代:萧红与萧军的乱世情缘》。

(编辑:郑超  作者:闫国栋  来源:腾讯文化)
  • · 《愿你已放下,常驻光阴中》读萧红懂爱情
  • · 萧红的少女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