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萧红数字展馆 > 萧红研究 > 研究成果

萧红:只因贪恋泥淖里的温暖

萧红数字展馆  时间:2014-06-11 10:12:04   【打印本稿】【关闭】
     萧红故居纪念馆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县呼兰镇建设街文化路29号。纪念馆成立于1986年6月11日(端阳节萧红75诞辰之时...
     萧红故居,坐落于哈尔滨市呼兰县城南二道街204号,始建于1908年。萧红故居占地面积3500平方米,萧红故居是中国三十年代...

  核心提示

  萧红被誉为“30年代文学洛神”,她与萧军的爱情苦旅更是曲折传奇。因为爱,他们组合在一起,他们的名字合在一起就是“小小红军”。成为一股蓬勃的革命力量,投身时代。然而,他们却最终在这个时代里走失。他们的爱情,犹如一首跌宕的歌。让人微笑着,又落下泪来,沉默下去,哀伤会层层浮涌而来。本书将以萧红和萧军爱情为主线,品读经典,为读者还原一段黄金时代里的,爱情悲欢。

  今年是萧红逝世72周年。日前,朱云乔新作《黄金时代》以洋洋洒洒的文字,为我们铺展开民国才女萧红的旷世爱情,解读萧红与萧军的一段乱世奇缘,“也许某些细枝末节在时光的摩挲中已泛黄失真,但褪去浮光后的生命悲欢却是那样真实通透,震撼人心”。

  十里山花寂寞红

  朱云乔认为,“萧红是寂寞的,正如萧军所评价的‘十里山花寂寞红’。”在本书中,作者以细腻的情感和虔诚之心,去接近民国才女萧红的爱与人生:生命的打磨,让她历经饥饿荒寒,饮尽痛苦绝望,她痛苦地活着,却透彻地爱着,她始终坚信爱的救赎。细腻的笔墨还原了她生命的本真,叛逆、倔强、坚强、单纯……

  朱云乔以平静的方式牵出一段传奇的故事。1911年初夏,萧红来到了这个世界,她生于优裕的家庭。面对封建包办婚姻,她奋起反抗,最终背井离乡,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所有生命中的美好一一离她远去,孤独、饥饿、寒冷……诸多磨难前赴后继地将她的生命紧锁。

  她深陷命运苦难的漩涡,却遇见了一生的至爱—萧军。当时的她,是一个受难的孕妇,当时的他,是一个落魄的青年。他为她闪光的灵魂而震颤,她被他卓越的文才吸引。他们的爱,在电光石火间迸发,照亮彼此的生命。他们一起饱尝饥饿,一起面对寒冷,一起在命运吹拂下颠沛流离。他们组成了“小小红军”,投身到时代的洪流。

 一段岁月的折磨,二萧迈向文学之路。鲁迅先生成了他们灵魂的指引。他们在那段苦难的岁月里,琴瑟和鸣。萧红出版了《生死场》,鲁迅先生为其作序,萧军出版了《八月的乡村》。他们的文学才华闪耀文坛。

  纯粹干净是一种稀缺的品质

  萧红的侄子张抗先生一直以传播萧红文化为己任,他和萧红研究会副会长章海宁先生对朱云乔的作品给予了充分肯定和赞许。他们认为这部萧红的传记,一改传统传记的刻板生硬,语言细腻唯美,可读性更强,让读者更愿意认识萧红,了解萧红。

  歌手王铮亮在看完本书也感慨道:“这是一个人人叫嚷着寻找安全感的时代,这是一个可以将爱情演变为兵法的时代。而正因为如此,我开始在最原始的期待里,怀念那个时代最淋漓尽致的爱情。”王铮亮为本书作序时认为,萧红与萧军的爱情在他们那个年代,敢爱敢恨,纯粹干净,是一种稀缺的品质。应该值得大家去深思,去感受。

  在诸多民国爱情的故事里,萧红与萧军的故事基调是特别的。如果说,林徽因与梁思成的爱情是雕梁画壁上的细腻工笔,徐志摩与陆小曼的爱情是纸醉金迷里的一声叹息,而萧红与萧军的爱情,则像是粗粝的旧衣裳,带着最切肤的温度,却也时刻提醒着灰暗生活的痛感记忆。当今阅读环境下,人们的审美口味似乎更趋向于精致唯美,是什么样的原因,让这本书得以逆势而袭呢?

  朱云乔说,这似乎要从近些年来人们的心灵寻根来说起。随着社会发展节奏的加快,人们越来越意识到,相比较于物质生活的丰饶,心灵世界的平静也更为重要。当心安放下来之后,对于艺术的欣赏,也变得更加客观而多元。爱情的模样千变万化,当然也要有不同的品读和视角。人们已经渐渐懂得,真实才会动人。萧红这个寂寞的女子,趟过人生冷冽的河流,爱得飞蛾扑火,爱得毫不矫揉造作。真实的痛感穿透了人心,让人更觉爱的极致与玄妙。

  萧红遇到三个男人对她都不好

  萧红的一生苦难波折,她幸福吗?也许这是每一个“遇到”萧红的人想透过各种笔墨问的一句话。

  朱云乔说:“最美妙的爱情,是在最美的年华里,遇见最爱的人。而他们初遇时,却是彼此人生的低谷。‘散发着霉味的小屋里,她面容憔悴,散乱着头发,穿了一件已经变灰的蓝长衫,裙衩开裂到膝盖,光裸着小腿和脚,拖着一双破鞋,还挺着肚子!’这是萧军第一次见到的萧红时的印象。她的生命里,布满了落魄的痕迹。可那仅仅是表象。因为她的心底是柔软而鲜活的,在深陷困苦之时,依旧能浅吟出婉转如水的诗。所以,萧军慧眼识珠,他看到了萧红美丽的、可爱的、闪光的灵魂。于是,才促成了这一段恋情,爱的火花照亮了他们彼此暗淡的人生。就仿佛之前的所有苦难,都只是为了这一次相逢。所以,那时的萧红,和所有初遇爱情的女人一样,心底装满了幸福。萧红的幸福,还源于她对文学的渴望与追求。因为有梦想的人,是幸福的。在苦难的岁月里,她有着蓬勃的生命力,也正是这种力量,让她一生都走在了追梦的路上。

  然而女作家闫红却对他们的爱情有另一种解释:“萧红不长的一生里,大致跟过三个男人,每一个男人对她都不好。第一个男人曾与她订婚,但萧红莫名其妙地跟另外一个男人出走了,过了一段时间再回头找这位未婚夫,被对方家人逐出门外。第二个男人是萧军,很多文章喜欢把他的形象描写得很正面,与反面的端木蕻良做对比,可是,据说,有一次,萧红的脸上有一块青肿,朋友问她怎么了,她说是跌伤的,萧军冷笑道,‘别不要脸了,什么跌伤的,还不是我昨天喝醉了打的’。至于端木,就更不用说了,他对于萧红的文字都轻视。他当着她的朋友的面,读她写的关于鲁迅先生的文章,鄙夷地笑个不停:这也值得写,这有什么好写?对于一个以文字为生命的女子,这伤害可想而知。她的一生,确实可堪同情,可是,她为什么总是落到如此悲惨的境地呢?萧红落到这个地步,要怪她自己,萧红太习惯于在灵魂上依赖他人,这个他人,不专指男人。萧红与男人的关系,其实是她与这世界关系的一个缩影。她不够决绝,不够果断,她老想贴上去,拖延着,赖着,她太贪恋泥淖里的温暖,不肯孤立无援地站在天地之间。”

  期待同名电影《黄金时代》上映

  随着图书《黄金时代》面世以来的热卖,在一片赞扬声中,也有人将这本书的命名,与即将在下半年上映、由汤唯主演的电影《黄金时代》联系起来。这究竟是巧合,还是刻意为之?朱云乔也毫不避讳地表示,《黄金时代》是石油工业出版社“民国烟雨爱情”书系中的一个单本,而在此之前,该系列已经推出了七本民国爱情题材的作品,所以,并不存在跟风炒作的动机。任何一部作品的完成都不是一蹴而就的,相对于影视剧本的制作,可能图书的准备时间要更长。早在五年前,朱云乔便开始收集萧红与萧军的文字资料,并寻访一些当事人,来累积创作资源。

  而之所以把书命名为《黄金时代》,源于萧红写给萧军书信的一段内容:“窗上洒满着白月的当儿,我愿意关了灯,坐下来沉默一些时候,就在这沉默中,忽然像有警钟似的来到我的心上:‘这不就是我的黄金时代吗?此刻。’”很多喜欢萧红的人都被这段内容所触动,所以朱云乔将其拟为主标题,概括书魂。

  同时,朱云乔也表示,她本人十分期待电影《黄金时代》的上映,对许鞍华导演的作品充满信任。但希望读者能够本着尊重作者创作的原则,来认真品读两部作品,而不是在一个标题上空做文章。

  作者简介

  朱云乔,畅销书作家,一个温婉如水的北国女子。情致高远,心思细腻。醉心于往昔岁月里的深情故事,放逐心怀于笔墨之间。以最温柔的力量,书写最温暖的感动。著有《撒哈拉的眼泪:三毛传》《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子传 》《情暖三生:梁思成与林徽因的爱情往事 》《最忆当年初遇时:钱钟书与杨绛的百年围城 》《一别,如果永不相见:张爱玲传》。

(编辑:郑超  作者:  来源:广州日报)
  • · 欢乐时光
  • · 贫穷的腐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