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萧红数字展馆 > 萧红研究 > 研究成果

悲风从时代的深处吹来

萧红数字展馆  时间:2014-06-23 14:16:55   【打印本稿】【关闭】
     萧红故居纪念馆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县呼兰镇建设街文化路29号。纪念馆成立于1986年6月11日(端阳节萧红75诞辰之时...
     萧红故居,坐落于哈尔滨市呼兰县城南二道街204号,始建于1908年。萧红故居占地面积3500平方米,萧红故居是中国三十年代...

2012年秋,我曾经去东北参加一个全国性的纸媒理论研讨会,见其中有来自哈尔滨的媒体同行,就找机会跟他聊起了萧红。会议期间,与我同住一室的是成都一家媒体的首席评论员,才华横溢,见解不俗。听我们谈论萧红,才女立刻凑过来,说自己也是萧红迷。据说她被认为特有萧红风范,才情言行都极其像萧红,她笑言自己甚至曾被撺掇模仿萧红的造型拍照,就是叼着烟斗的那个样子。

听说我们俩对萧红感兴趣,来自哈尔滨的同行竟然有些惊讶,他颇为诧异地说,这年月,谁还谈论萧红呢,没想到除了我们当地人,你们也知道萧红并喜欢她。

我感觉遇到了同好,很开心,追问这个曾经是副刊编辑的哈尔滨同行,在当地,人们都是如何评价萧红的?没想到,这个问题竟然让这个已经人到中年的同行瞬间改换了脸色,他的表情立刻从刚才的惊喜兴奋而变得有些诡秘黯淡,说,其实萧红当年那些同学都不喜欢她,说她太疯了。然后又颇为神秘地说,萧红跟鲁迅之间绝对很暧昧,鲁迅都病成那样了,萧红去了,他就那么高兴,见了萧红就很开心……

我当下噎住,与才女对视一下,我们俩谁都没有接腔,谈话忽然就进行不下去了。

我小时候生活在北方的乡下,知道那里的人们对两性关系的看法,说一个女人“太疯了”,其实是一种很严厉的道德指责,背后的潜台词是说她不安分,跟男性的关系太随便。中国人一向把性视为危险而不洁的东西。一个“太疯”的女子,自然就是太轻浮,没羞耻。可是,这种话竟然从一个文化人的口中说出来,还是让我心里硌了一下。他的那种语气和表情,坚硬得让我至今难以消化。

说起来,萧红的确曾经“疯”过:离家出走跟一个青年结伴去北平读书。在婚姻信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代里,私奔无异于是做了家庭和社会的叛徒,萧红曾经与人私奔,对于她的家人来说,这是一桩在人前抬不起头来的丑闻。可惜,爱是一场青春的焰火,只绽放了一瞬,剩下一地不堪的鸡毛,连她自己都羞于提及,而为此付出的代价却是,她从安宁安全的生活中脱轨,命运的河流就此改道,从此失去了家乡和亲人的庇佑。

在踏上私奔之路的那一刻,青年萧红的内心究竟是怎样的?在她的文章里没有留下详细的记述,我只是在她临终前四个月时发表的《九一八致弟弟书》中发现了这样一段并不引人注意的话:


当前第1页/共3页
首页上页下页尾页
[1] [2] [3]

(编辑:吴丹丹  作者:周彦敏  来源:)
  • · 萧红和张爱玲的乡村书写
  • · 读萧红的小说